近日是否幸福過頭了?雖說中間我曾和某個朋友鬧得不愉快,不過我們攤牌來說清楚了。

清楚了對方的地雷點之後,我雖然有點震驚,不過我也不發怒,我說了聲謝謝。

但打完回覆之後,我心情糟透了。

糟到我完全笑不出來。

然後就開始聽些哀傷的歌,例如盧廣仲的慢歌啊~張懸的歌啊~

大約過了一兩個小時,心情有比較好一點。就發了個噗浪使自己或別人放心。

過個幾天,我覺得心中仍是有疙瘩,後來看到那朋友上噗浪了。

我不抱希望地回了他的噗,他居然回我了?!

我明明下了重話說,你如果討厭我就不要回我沒關係。



看來我們都捨不得。



前幾天和一個網友約去誠品,其實我已經暗自觀察他許多天,覺得他真的不錯。

他是個平面設計師,自學的。本科不是設計專業。

跟他在網路上聊過滿久,見了面之後也沒有感覺特別緊張。

就像認識很久很久的朋友一樣。

其實我們也才認識兩周。


約的時間還未到,我就先到了。

足足等了十多分鐘,看著人來人往,我心想著。

成千上萬的人裡,一定會有我順眼的或是個性和我契合的,但是我今天卻選擇了你,一個人,我就只等你。

這代表什麼意思?

I choose you.

And I like you.


因為我們的認知不同,於是經過幾番波折才見到面。

他真的很好看,是我會喜歡的型。


我們一同去阪急吃飯,在這之中我不覺得特別緊張,說話也不會顫抖,我們就像已經見過許多面的朋友一般的聊天。

雖然我沒把飯吃完讓我很懊惱,不過要是真吃完我應該會撐死。

我們聊了他的工作,還有一些雜七雜八的事情,一切都很輕鬆。


走到誠品書店區,我原本還試圖去跟隨他的腳步,但是發現他喜歡的東西實在與我不同,於是我開始看自己的。他也看他的。途中我會偷看他在哪裡。

他穿著針織灰外套,內配著一件襯衫,戴著一副好看的眼鏡。我也是穿襯衫,不過搭黑大衣和兩枚戒指。

我遠遠的就能看見他。

我喜歡聽他對於設計頭頭是道的理論,我喜歡他很聰明。


後來逛到文具區,我都只在觀賞物品,實在買不下去。他看來也跟我一樣。

直到音樂區,我的地盤,我整個人活了過來。拚命快速尋找獵物,專輯是我的寶貝啊!

他好像也試圖要跟上我的腳步,但是我只顧著尋找是否有我喜歡的CD,才又回頭順便再跟他介紹幾張專輯。

我真的很想從事與音樂有關的職業,例如DJ。

我知道他也喜歡音樂,只是喜歡的類型不同。我們剛開始在FB聊天的時候就互相交換了許多音樂。

他喜歡西洋的,我喜歡華語的搖滾。

如果我沒有找到音樂這共通興趣的話,我可能不會和他聊得那麼好,那麼久。

我可能就不會覺得我喜歡他。


我發現我還是喜歡成熟的男人,年齡與我相當或是差沒多少歲的人,我很少看上眼。

極少數極少數,心智年齡會與我相符。

所以我在愛寓認識的這幾個比較熟的,都是超過26歲的大叔,哈哈。

雖然我長相是喜歡Yuri Pleskun這型的人,可是年紀還是要大一點啊!





(Yuri)


















我想我找到愛人了。再見了Yuri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銀波利桑 的頭像
銀波利桑

粗線條,貓兒心。

銀波利桑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