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雨啪啦啪啦地下著,晚間的騎樓下等待,我又過了一夜。

每天總是這樣過著,偶爾改變形式。

很少專心,就這樣過著。
閱讀一本書,聽一首歌,畫一張畫,通常時候我往往都只記得開頭和結尾。

銀波利桑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